氢气钢瓶

“Be a teenager.”

(看了克克的文章想到的)

我后悔没有早点听Lana Del Rey。

我懒于音乐鉴赏,选的歌一点儿都不酷,那一年半不知道怎么撑起音乐版来的。我的确是从young and beautiful开始知道她的,可见我有多么不酷。

我记得那一次播音,the Great Gatsby专题,最后一首young and beautiful,我偷闲走出播音室,面对正午空无一人被阳光照得体无完肤的操场,却感觉会有星星坠下来。

之后常常有人放young and beautiful,放得我们老一辈的不屑一顾。但是惊喜是每次都存在的——放出来的效果真好。

不光是这首歌。Lana Del Rey的歌或许都是。它们渗入空气中,游离在每个缝隙角落。它们又能将建筑物夷为平地。空旷,它们让一切变得空旷。那或许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空旷。我感觉那不仅可以是原野,亦可以是密集的丛林。是绑着石头下沉的自杀者的尸体游离的漆黑得停滞的深海, 或是沉默压抑的地下河。我想那是黑白色调的寂静。

评论(1)
热度(12)

© 氢气钢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