氢气钢瓶

“Be a teenager.”

当你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,你能不能不笑?你能不能就托着腮,像你独自坐在冰淇淋店里那样,像透过被拉帘遮住的窗户看那小半边的江水那样看他的眼睛?能不能像被人给予一瓶从未喝过的酒那样,沉稳地引颈,却是极其期待液体撞击味蕾那一刻的新奇?这样难道不比你抿起唇来笑、弯起眼来笑、捂着嘴大笑来得好吗?这不是会给予你在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,最易缺少的冷静吗?况且你想笑、你忍不住笑了,这只是因为受到了心情的影响——你浅薄易变的心情在作怪。你依旧要受到你大脑的拷问——它控制不了你那轻浮的神经,但它依旧要拷问你。它冰冷的眼光从内部刺着你的面皮:“你笑?这值得你笑吗?你全心全意地想笑吗?”你难道不会被它问得寒意顿生,分几分心思出来苦恼上述哲学问题吗?

 
 

面对喜欢的人,你却游离出几分精神去笑、去苦恼?之后回想起来,你难道不会后悔吗?

    

你能不能不笑?

 

评论
热度(5)

© 氢气钢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