氢气钢瓶

“Be a teenager.”

愿挨#1

爱坎,疯狂爱坎,感恩坎坎请我胡吃海喝这么一遭。我在被窝里翻滚,唱一首mirror mirror on the wall I don't need you any more。

葛生:

所谓三级cp:南极北极穷凶饿极。都没好意思打J禁。


@氢气钢瓶 


-



居酒屋二楼还留着昭和年代翻新的和室隔间。高木到的时候,中岛屈腿坐在桌边,往嘴里送一块冷掉的穴子烧。称不上是多乖巧的姿势,胳膊肘不像样地压住某道甜品碟,吃剩的生奶油将将沾到垂落的蝙蝠袖口,也懒得抬手救上一救。此前高木收到他讯息,简明扼要一处地点定位,指示标志悬浮在危险街区边缘,缺乏应有...

42

我不知道我在做些什么,我不知道我所做的意义何在。我写点东西,常不写完,烂在本子上尴尬得像座没填好的坟墓。或许有那么一些写完了,却藏掖着只给自己看。我画点画,画得吃力,勉强画出个样子,更觉得没办法公之于众。

可是公之于众需要理由吗?

我不知道。

目前的我羡慕着那些能大胆地展出自己的作品的人。

4

(看了克克的文章想到的)

我后悔没有早点听Lana Del Rey。

我懒于音乐鉴赏,选的歌一点儿都不酷,那一年半不知道怎么撑起音乐版来的。我的确是从young and beautiful开始知道她的,可见我有多么不酷。

我记得那一次播音,the Great Gatsby专题,最后一首young and beautiful,我偷闲走出播音室,面对正午空无一人被阳光照得体无完肤的操场,却感觉会有星星坠下来。

之后常常有人放young and beautiful,放得我们老一辈的不屑一顾。但是惊喜是每次都存在的——放出来的效果真好。

不光是这首歌。Lana Del Rey的歌或许都是。它...

1 12

当你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,你能不能不笑?你能不能就托着腮,像你独自坐在冰淇淋店里那样,像透过被拉帘遮住的窗户看那小半边的江水那样看他的眼睛?能不能像被人给予一瓶从未喝过的酒那样,沉稳地引颈,却是极其期待液体撞击味蕾那一刻的新奇?这样难道不比你抿起唇来笑、弯起眼来笑、捂着嘴大笑来得好吗?这不是会给予你在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,最易缺少的冷静吗?况且你想笑、你忍不住笑了,这只是因为受到了心情的影响——你浅薄易变的心情在作怪。你依旧要受到你大脑的拷问——它控制不了你那轻浮的神经,但它依旧要拷问你。它冰冷的眼光从内部刺着你的面皮:“你笑?这值得你笑吗?你全心全意地想笑吗?”你难道不会被它问得寒意顿生,分几分...

5
 

© 氢气钢瓶 | Powered by LOFTER